2021年世界经济展望

张明 原创 | 2020-11-02 15:04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焦点关注
关键字:世界经济 

  问题1新冠疫情使得2020年的世界经济更添变数。人们期待在2021年能出现经济复苏。一些国际机构预测明年发达经济体GDP增速在4%以上,新兴经济体则将增长约6%。相较于2020年可谓V型复苏。临近岁末,人们似乎有更多忧虑,例如一些经济体目前仍然陷入如何使疫情可控的泥潭,新冠疫苗能否大规模供应并在全球可及可负担?以及美国挑起的单边主义做法会否继续发酵并影响全球复苏进程?在两位看来,2021年,世界经济的强劲复苏是否可期?会遭遇哪些挑战?

  张明:根据IMF世界经济展望2020年10月的最新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萎缩4.4%,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5.2%。如果这一预测是正确的,那么全球经济在2021年的确实现了V型复苏。不过,即使如此,2021年的高增长也无非是由于2020年的基数很低所致,2021年的全球经济总量也仅仅回到了2019年的水平。从目前来看,2021年全球经济能否超过5%,依然面临着如下变数:第一是新冠疫情的演进方向。目前来看,全球的疫情演进并不乐观。疫情的重心已经由发达国家转为新兴市场。印度的确诊人数很可能在年内赶超美国,而拉美的疫情演进极不乐观。如果能够大规模使用的疫苗不能尽快问世,那么2021年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速可能显著低于预期;第二是美国大选之后的国际经贸政策是否会发生变化。如果拜登能够上台,且调整美国单边主义贸易政策,那么全球贸易的恢复可能好于预期。如果美国单边主义贸易政策变本加厉、中美经贸冲突进一步加剧并扩展的话,2021年全球贸易走势将较为暗淡;第三是中东与东亚的地缘政治冲突是否会加剧。近期中东地区出现了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的冲突,其背后依然是大国的角力。如果上述三方面发生不利变化,那么2021年全球经济复苏程度可能低于预期,经济运行轨迹可能由V型转为U型或者耐克型。

  问题2:2020年伴随疫情而生的,是发达国家规模空前的宏观刺激政策,其力度远远超出了次贷危机时期,这些宏观政策加重了宏观杠杆率,使量宽政策和低利率持续泛滥。在2021年这些刺激政策会否收敛甚至退出?宏观调控将主要考虑哪些因素?就业,通胀或者其他?

  张明:2020年绝大多数发达国家都实施了极其宽松的财政货币政策。这些宏观政策的实施一是为了应对疫情,二是为了提振经济。从财政政策来看,2020年很多发达国家财政赤字占GDP比率都超过了或者接近10%。从货币政策来看,不少发达国家都实施了零利率(负利率)与量化宽松政策。在2021年,预计发达国家财政政策的扩张程度将会显著下降,毕竟大规模疫情已经成为过去。但预计宽松的货币政策态势不会明显改变,这是因为经济增速依然低于潜在增速,且通货膨胀水平处于低位。预计发达国家就业市场将会继续好转,尤其是美国劳动力市场。总体来看,通货膨胀水平仍将处于低位,尤其是剔除了食品与能源价格的核心通货膨胀率。如果2021年全球经济增速低于市场预期,那么扩张性宏观政策的退出将会继续推迟。

  问题3:疫情给全球资本流动带来变局。全球供应链因多重因素一度承压,而资产价格则大起大落。在两位看来,2021年全球贸易可能如何演绎?而以股市为代表的资产价格,则又会出现怎样的场景?是随经济复苏而继续高涨,还是随经济不况而泡沫化?

  张明:2021年全球贸易走向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一方面,随着全球经济增速的复苏,基本面的改善将会导致贸易增速显著反弹。另一方面,新冠疫情可能依然延续且重创在全球生产链上处于核心位置的新兴市场国家,以中美经贸摩擦为代表的全球经济冲突可能继续延续,这两个因素将会制约贸易增速的反弹速度。全球风险资产价格在2021年将会依然充满波动性。一方面,以美国股票为代表的全球股票价格继续受到零利率、负利率与量化宽松政策的推动;另一方面,疫情冲击将会导致上市公司业绩普遍恶化,从而进一步提高股市估值。估值偏高的股市将对货币政策边际变化以及预料之外的冲击非常敏感。我认为,2021年的美国股市依然具有较大不确定性,不排除显著向下调整的可能。

  问题4:中国在2020年疫情控制出色,刺激政策灵活克制,经济率先全面复苏,同时,央行也表示将把常态化的货币政策维持尽可能长的时间。在双循环的经济格局下,2021年中国经济的亮点和挑战何在?会否受到外部复苏进程的较大影响?对此应做好怎样的政策预案?

  张明:2020年中国经济的亮点,一是二三季度出口表现远超预期,这一方面是由于医疗行业与远程办公板块(例如笔记本电脑)的出口由于全球疫情爆发而异常强劲;另一方面则是国内外疫情爆发的不同步性在短期内加强了中国制造在全球产业链上的不可替代性;二是房地产投资的韧性很强,不仅在疫情期间下跌幅度较小,而且在疫情之后恢复速度很快;三是以线上零售、远程办公、在线培训为代表的新兴行业在疫情背景下快速发展。2020年中国经济的挑战,一是中低收入群体受疫情冲击较大,导致迄今为止消费增速复苏不尽如人意;二是内外需低迷与产能高企导致制造业投资复苏乏力;三是以服务业中小企业为代表的企业受疫情影响很大;四是疫情后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资产比率可能上升较快。2021年,中国经济的增长格局可能延续2020年的轨迹,但出口增速可能受到外需持续疲弱的影响。在2021年,中国政府应该尽量让经济增速接近潜在增速,处理好潜在金融风险,抑制短期资本大规模流入,并对国际经济环境的潜在恶化做好准备。

个人简介
经济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室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金融研究中心秘书长。
每日关注 更多
张明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