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登新:科创板颠覆三大传统理念

原创 | 2020-07-21 07:2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一周年 科创板 

 

科创板颠覆A股三大传统理念

——纪念科创板开板一周年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 董登新教授

毫不夸张地讲,注册制改革曾经“命悬一线”、“九死一生”,但科创板横空出世,却让它瞬间成真,并且平稳落地、顺利运行。在科创板+注册制推出一周年之际,我们回顾曾经的历史与今天的巨变,坚定资本市场改革信心。

2013年11月19日,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要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这标志着A股IPO注册制改革拉开序幕。

不过,2013年底、2014年初,由于当时A股仍处熊市(上证综指在2000点上下波动),按历史惯例,监管层未能拿出注册制改革具体方案。直至2014年11月A股大牛市来临,上证综指直冲3000点,监管层才逐渐坚定注册制改革的信心。

2015年初,中国证监会正式宣布: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是2015年资本市场改革的头等大事,是涉及市场参与主体的一项“牵牛鼻子”的系统工程,也是证监会推进监管转型的重要突破口。

2015年6月“杠杆牛”引发“股市异常波动”,上证综指从2015年6月12日最高点5178点暴跌至两月后的2800点附近,所谓的“改革牛”却中断了注册制改革,为此监管层再次关闭了A股一级市场(暂停IPO)。直至2015年11月初中旬,上证综指再次站上3500点,于是,监管层决定再次重启IPO。

2015年11月20日上午,证监会肖钢主席及办公厅、发行部等领导,听取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的意见。肖主席指出:在股市异常波动之后,《证券法》修订推迟,国务院可能采取法律授权方式出台意见解决,全力以赴明年三月注册制要有结果;先放发行节奏,后放价格;缩短发行流程(3到6个月),给企业明确预期。

在旧有的证券法来不及修订的特殊情况下,为了有效推进(不耽搁)注册制改革,我们采用了“人大授权”的方式,希望尽快启动注册制改革。2015年12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授权国务院在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中调整适用《证券法》有关规定的决定(草案)。草案明确,在决定施行之日起两年内,授权对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的股票公开发行实行注册制度。本决定自2016年3月1日起施行。

然而,在接下来的两年中,注册制改革并未取得实质性进展,但围绕注册制改革,监管层做了一些配套制度准备工作,比方,进一步完善了信息披露制度;明显提高了打击证券违法犯罪的效率;退市制度引入了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新规;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新股扩容加速,IPO效率明显提升,IPO排队时间从两年缩短为一年;IPO审核内容与形式发生了悄悄的变化,监管层淡化了IPO实质性审核。

因注册制改革未能如期完成,而证券法修订阻力巨大,但“人大授权”即将期满,怎么办?2018年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延长授权国务院在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中调整适用《证券法》有关规定期限的决定,决定自2018年2月25日起,期限延长二年至2020年2月29日。

从2013年11月到2018年11月整整五年时光流失,当市场专家们对注册制改革的必要性及改革时机仍在喋喋不休、争议不断的时候,当股民对注册制改革感到迷茫、茫然之际,2018年11月5日,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国家会展中心(上海)开幕,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并宣布了中央的三项决定,其中之一就是: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不断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这是中央发出的注册制改革的“紧急动员令”,既是春风,更是春雷!注册制改革已无退路,必须前行!

2019年1月28日,经党中央、国务院同意,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随后,证监会和上交所发布了科创板+注册制的14个相关制度文件(证监会4个+上交所10个),并向全社会征集修改意见。2019年3月初,一个月意见征集期刚刚结束,科创板全部规则“法定版本”完整发布,这意味着“科创板+注册制”即将落地实施。

2019年7月22日,星期一,科创板正式开板交易,首批25只股票率先登场,这就是“科创板速度”,不到半年时间,科创板从中央决定变成活生生的现实,不过,“九死一生”的注册制却成为了最大受益者。

“科创板+注册制”的横空出世,开启了A股市场的新征程、新时代,它极大地提升了A股市场的包容性与市场化程度,并为创新企业搭建了自己的专属舞台。

2019年12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新证券法”,并于2020年3月1日起施行。新证券法全面赋予了注册制合法地位,这意味着注册制改革将在整个A股市场全面推行实施。

2020年4月27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总体实施方案》。当天晚间,深交所就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的相关配套业务规则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这标志着创业板注册制改革正式启动,并将加快推进。

2020年6月12日,深交所正式发布创业板注册制改革的全套规则。其中,创业板注册制相关规则,几乎全盘照搬或复制了科创板注册制,从这一点可以证明:科创板注册制试点是成功的,运行是平稳的,否则,它不会得到深交所的高度认可。2020年6月30日,深交所正式开始受理注册制IPO申请。

2020年7月22日,科创板注册制即将运行一周年。这一年,A股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正是科创板注册制的市场预期,对A股市场的传统理念带来了颠覆性改变。

(一)IPO“批文”身价大跌

在过去的核准制下,不仅IPO门槛畸高,而且IPO审核效率低下,IPO排队可长达两、三年,尤其是IPO实质性审核犹如“选美大赛”,IPO门槛在“海选”过程中不断被人为推高,这使得IPO“批文”(行政审批)成为最稀缺资源,一文难求。因此,一些企业能拿到IPO批文,几乎耗尽全部精力,如此折腾下来可能仅剩半条命,为此,一些企业将获得IPO批文看作是“毕业典礼”,而不是“开学典礼”。好不容易才上市,上市就想变现走人。

在科创板注册制下,IPO审核不再是证监会审核,而是改由上交所负责审核,证监会负责注册。这是监管层的自我革命,也是A股市场首次“放权”给证交所IPO审核权。

在科创板注册制中明确规定,上交所IPO审核周期不超过3个月,中国证监会在20个工作日内对发行人的注册申请作出同意注册或者不予注册的决定。从理论上讲,一家企业的IPO申请,最短时间可在4个月内完成IPO审核及注册。IPO周期大幅缩短,极大地提高了IPO效率,极大地降低了IPO成本。这是一场IPO理念的革命,它让IPO批文变得不再希罕,这正是注册制包容性的最重要体现。

不仅如此,科创板注册制首创“多通道”IPO标准,它极大地提高了A股市场的包容性,各种新业态、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企业都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IPO通道,同时,它首次允许科创企业“亏损上市”,并首次允许特殊股权结构红筹企业IPO,这是制度的创新,更是对高科技企业的包容与支持。

(二)垃圾股“壳资源”分文不值

在过去的核准制下,因为IPO门槛高、IPO效率低下、IPO成本昂贵,IPO“批文”一文难求,因此,许多企业(包括一些皮包公司)为了规避排队成本和核准制风险,它们不愿走IPO大门,而是通过在二级市场购买垃圾股的“壳”,然后堂而皇之的走后门“买壳上市”。这是一种制度博弈与制度套利。

正是在这些企业及皮包公司买壳上市的示范效应下,大量机构及牛散率领小散也参与到炒壳、赌壳的游戏中来,甚至出现了“越垃圾越暴炒”的疯狂景象。这使得股价信号被严重扭曲,大量垃圾股股价远高于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股价,每逢牛市,5元以下股票全线消失;即便熊市,一些垃圾股也被炒至一、二十元,股民甚至不允许一元股、两元股的存在。

然而,一年前科创板+注册制落地实施,IPO门槛降低,IPO周期缩短,IPO变得越来越低成本、高效率,IPO批文不再稀缺,买壳上市已变得毫无价值,垃圾股的“壳”资源也变得分文不值,炒壳、赌壳成为笑话,于是,垃圾股的股价瞬间回归正常,一元股、两元股有序排队,即便出现毛股,再也无人问津。只有A股股价信号恢复正常,股市资源配置功能才能有效发挥作用。

(三)“一元退市”标准大显神威

早在2012年,A股退市制度首次引入了“一元退市”标准,然而,在随后的七年间,它却一直只是一个制度摆设。在核准制时代,因为“IPO难”,所以“退市更难”。买壳上市不允许垃圾股退市,进而垃圾股成为抢手货,甚至越垃圾越暴炒,这使得僵尸企业无法有尊严地退市。过去许多超级垃圾股“死不退市”,它们大玩财务报表游戏,最常见的手法就是“两年巨亏、一年微利”,如此循环,规避“暂停上市”;当然,也有一些垃圾股在“暂停上市”与“恢复上市”之间来回折腾,如此低劣的退市效率,毫无威慑性可言。正因如此,中国股市在过去28年(1990-2018)期间,总计只有54家A股公司被强制退市,年均退市不到2家。这表明在核准制时代A股基本上只进不出,退市制度形同虚设,毫无意义。

直至2019年上半年,科创板退市制度首次发布,它不仅设置了多通道、高效率的退市标准,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它首次废除了“暂停上市”,首次废除了“恢复上市”,首次废除了“重新上市”。退市制度的“三废”改革,有效斩断了旧退市制度留给僵尸企业的垂死挣扎及投资者火中取栗的侥幸,进而让垃圾股及僵尸企业无路可逃,快速退市成为唯一选择。这就是退市威慑与退市效率。

一年来,科创板退市制度预期已给A股市场带来了巨大变化,一元退市标准开始大显神威。我们知道,2018年仅有6只股票强制退市,2018年10月*ST中弘(000979)有幸成为了A股市场首只“一元退市”股票。2019年沪深两市共有12只股票强制退市(10只A股,2只B股),全年强制退市股票数量相当于2018年的两倍,其中,有超过一半的强制退市是通过投资者用脚投票被“一元退市”标准赶出市场的。更有意思的是,2019年首次出现了退市“常年化”现象。过去垃圾股退市一般主要集中在年报披露完毕后的五月份,而2019年从5月至12月期间每月都有垃圾股退市,这就是“一元退市”标准的高效与神奇!

一元退市标准是“市场化”程度最高的退市标准,它是投资者“用脚投票”的结果。一个垃圾股或僵尸企业是否应该退市?它将话语权及决定权完全交给投资者,这是对市场和投资者的尊重与信任。因此,凡是通过投资者“用脚投票”、被一元退市标准赶出股市的股票,不需要任何理由和解释,无论是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它们都心服口服,无话可说。这就是市场化程度最高、退市效率最高、而且最有威慑力的一元退市标准。

2020年上半年,沪深两市累计已有14家公司被终止上市,已超过 2019年全年的强制退市数量;其中,一元退市的公司就有9家,一元退市已成为最受市场青睐的、“主流”退市标准。这是市场化的力量,正是一元退市标准大显神威,ST股及*ST股已无人问津,投资者已懂得用脚投票,“跑得快”成为一种全新的游戏规则,A股股价信号开始恢复正常。

总而言之,如果没有科创板+注册制的落地实施,A股市场预期就不会改变,上述三大市场变化也不会发生。这是科创板的成功,也是注册制的成功,为此,我们期望注册制改革能够尽快地覆盖整个A股市场,让中国股市的明天更美好!

个人简介
董登新教授,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研究方向:养老金与资本市场。
每日关注 更多
董登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