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确定时代里有什么不确定?

原创 | 2020-06-22 17:20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价值链 战略思维 

  今天我们许多人的嘴边都在讨论“巨变”、“不确定性”时代的来临。不少人亦提出了在这样的时代里,企业决策者应该如何去应对等等。

  的确,当前全球的形势可说是百年未见的大变局。但对于企业的决策者来说,究竟“不确定性”的不确定性在哪些地方体现出来,而企业应该采取什么方法来适当的应对呢?

  当然,中国的企业可以分成许多类别,我们不能简单的说,企业一概应该怎样去做,这样来说未免太过简单。

  不同类别的企业在面临改变的时候,他们应该做和可以做的事情却可以很不一样。简单来说,中国企业可以分成三大类别。第一类在中国已经取得领导地位,并且已经进入国际化发展阶段,如华为、阿里、联想等。第二类在中国已经取得不错的成绩并开始进入国际化发展,但仍不属于非常成熟,如字节跳动、OPPO、vivo等。第三类主要业务以出口为主,从为他人贴牌生产到自有名牌都有,海外市场对他们而言至关重要。

  国际局势变化多端,地缘政治对全球企业的业务有着巨大的冲击。还有,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亦对世界秩序的重构起着重大影响。当然,就上述的各类企业来说,越是与全球经济和其他国家经贸关系密切的企业,国际局势、地缘政治和世界秩序重构对他们的相关程度就越高。但是,就算只是第四类企业(即只与中国本地经济相关的企业),它们亦不可以不理会国际局势、地缘政治和世界秩序带来的不确定性和风险。今天,没有一个国家,包括中国在内,是可以自绝于全球政经发展的。故此,企业领导者必须要思考清楚,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应该做什么使得自己一方面能够争取到应有的机会,而另一方面又能规避相关的风险。

  上述的主要驱动因素对中国的影响可分local(本土)和global(全球)两方面。简单来说,影响有好也有不好。在local来说,这些因素驱使中国政府加快了在改革开放方面的步伐,同时递增和扩大投资的力度,确保中国的经济能够稳步上升,“保就业、保经济”,同时透过建设“新基建”和下一代的智慧城市为中国老百姓创造更高的生活质量。要达到这些目的,在企业发展方面,“公私营合作”(即包括地方政府、国企、民企和外资的参与)都会催生新的生态系统的出现。

  在global方面,地缘政治和世界秩序重构带来的不确定性主要体现于全球治理和多边国际关系方面,特别是在全球化和多边主义相对“xx优先”和单边主义两者的博弈,从而出现从单边主义作为出发点的所谓“国家安全”边界的无序移动,令不少中国企业特别是上述的第一类和第二类都感觉到不同程度的不知如何是好。

  在这样的场景之下,企业们面对的不确定性将会是什么?而这些不确定性将以什么方式来出现?概括来说,我觉得有以下的不确定性:

  1.  业务边界的不确定 —— 我的业务边界究竟在哪里?以前我是比较清楚的。我的业务边界我可以参与制定。但在今天的巨变时代,我可能连我自己的业务边界都轮不到我单独制定,往往第三方特别是某个国家政府一道命令便可将我的业务边界重新定义。

  2.  客户的不确定 —— 从前谁是我的客户我很清楚,我亦清楚我们的首要目标是要为客户着想,“客户为先”几乎已成为商业的金科玉律。可是,今天我的客户可能受某些国家的干预一夜之间就不是我的客户。就算我想将“客户放在第一位”,人为的干扰让这不可能实现。

  3.  标准的不确定 —— 什么业务、生意都是有它的标准和规矩的。当然,科技方面的业务特别注意标准,但非科技的业务其实也有。过去各行各业的业务标准和规矩都比较清晰,企业领导者一般有迹可循。今天许多标准已经被单方面的不妥协,或当新标准在建立的时候,其他的单方面不愿意妥协。往往做成“不同区域不同标准”的情况。

  4.  价值链重构和全球分工的不确定 —— 在上述的驱动因素的驱使下,几乎所有行业的价值链都在进行颠覆式的重构,而随之而来的是全球分工的重新配置。在这样的巨变环境中,在重构中的价值链和全球分工的态势下,我应该主动(或被动)处于什么位置呢?而处于重构中的价值链之中的价值将会朝哪些方向和地方移动呢?价值链的重构和全球的再分工并不只是因为市场力量而驱使的,它同时亦受到上述的地缘政治,全球秩序重构的驱动。

  5.  商业模式的不确定 —— 综合上述各个因素,企业的商业模式便带来不同程度的不确定性。我的收入将会从哪里来?我的成本在什么程度能受我的控制?我的供应链是否安全?我的投资,特别在科研上的投资,能否取得合理的回报和保护?假如我要采取额外投资防范风险与未然,这些额外的成本谁来承担?从前,我可以通过验证“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即最“简化可行产品”)就可到市场去尝试我的商业模式了,今天我还可以吗?

  在巨变时代里所产生的不确定性是在多方面和透过多维度而产生的,同时往往它的出现方式是突然的(或称之“非连续性”)。在这样的时代里要成功驾驭企业的前进或只是生存,企业领导者必须拥有动态的战略思维、对周围的局势观察入微,以批判眼光来分析问题,平时要读多些书、接受多种新旧事物,不要人云亦云。世上的事物总是在有序中有混沌,在混沌中亦将有序。

个人简介
高风咨询公司创始人兼ceo,曾任麦肯锡公司項目经理、波士顿咨詢公司中国区总裁、博斯咨詢公司大中华区总裁、董亊长。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